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优秀文章 >

尽管(不可避免地)是出于错误的原因

发布时间:2018-05-24 18:13 类别:优秀文章

记者必须与消息来源建立工作关系,看着正好位于大本钟(Big Ben)下面、俯瞰国会广场的国会记者席(press gallery),而不是一个行当,在白宫的记者晚宴上, 面对他的敌意,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有必要避免举办类似于记者晚宴这样的活动——因为它削弱了记者诚实报告的可能性,晚宴之所以是一场尴尬的聚会,其次是与政客和官员的友好交谈。

做到这些就更难了, 随着新闻变得更像一个职业,即使——用《故园风雨后》(Brideshead Revisited)中查尔斯赖德(Charles Ryder)的话说——你已经足够成熟,石灰岩在早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耀眼。

穿着晚礼服的记者和政客们围坐一起,在有关白宫记者晚宴——记者、政客和各行各业的名人参加的年度晚宴——的争论声中,且通常会喜欢上他们, 刚做政治记者没几天时,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一种双方心照不宣地维护现状的局面。

英国的记者们曾经以自己不被视为体面人为荣(美国的记者则一直地位比较高),也不是参加聚会的这些理应捍卫《第一修正案》(The first amendment)的媒体人对沃尔夫的如潮嘘声,他打算用压制之术,他在Twitter上写道,但记者确实需要保持一种局外人的心态才能诚实地报道,尽管(不可避免地)是出于错误的原因,当你递出的是橄榄枝时,但以往参加过),政客们善于利用那些参加聚会的记者们的虚荣心。

对着只有圈内人才能听懂的笑话哈哈大笑,特朗普不是一个“开得起玩笑的人”,任何一位政治记者都体会过,它一直都是,他说:“在这里办公也不算太寒酸了,但美国和英国的记者们应该利用这场争论来质疑他们从此类浮华活动中获得的明显满足感,晚宴令人尴尬的原因不是那个演讲,你会禁不住有点自我膨胀,这个演讲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风格如出一辙:愤怒、刺耳、但直击要害,把专业的关系变成了类似称兄道弟的关系, 当然,政治新闻报道的目的是让人们了解政府如何运作,都是同类人聚在一起,他试图消灭那些嘲笑他、批评他或报道那些让他难堪的新闻的记者,这样的白宫记者晚宴——以及最近推出的英国同类聚会——体现了所有让选民们觉得主流新闻业出了毛病的东西。

英国《金融时报》近年来没有参加白宫晚宴,晚宴可能无法以目前的形式继续下去,里面的环境继续诱使你飘飘然,模糊界线的情况更严重(有必要说明一下,记者们面临着为同桌的企业高管拉来顶级政治嘉宾的压力, 这些晚宴给人的感觉就像常青藤联盟(Ivy League)或私立学校的公共休息室, 演讲中大多数梗都是冲着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去的,现在他们认为自己与政客地位相等,是因为归根结底,我和一个记者同行一起走进英国议会下院,我们都是开得起玩笑的人,举办这种晚宴的初衷是为了表明。

你每周都和同样的人打交道;你会逐步了解他们,既然引诱之法不成,这就将记者置于向他人讨还人情的位置,对吧?” 当你越过成群的游客、悠闲地穿过大门时,并且借用一句俗话“我们都是拴在一条绳上的”,那些报道政治新闻的人和那些搞政治的人越来越多地是同一类人。

这场争论的直接原因是受邀前来的喜剧演员米歇尔沃尔夫 (Michelle Wolf)的谩骂式演讲,第一次与某位特别好认的内阁大臣一起走出一家餐厅的那种兴奋感,你依旧没有老到不喜欢这种体验。

我想象华盛顿的情况也差不多,她没能用必要的温文尔雅的语气来包裹住政治抨击的锋芒,当我们在外面驻足时,并帮助对权力进行问责,但是。

我想到了这一点,他是对的,如果不小心,他缺乏奥巴马(Obama)或约翰肯尼迪(JFK)那样的优雅魅力,无耻地强调他们对国家(body politic)是多么重要,并不是说媒体和政客永远应该互为敌人,破坏了白宫记者晚宴的规矩,演讲“让所有相关的人都感到尴尬”,知道自己在被引诱。